母諷「不結婚」就是自私!年過三十七歲的她,甩開「世俗標籤」為自己活著

我说你听就好 2020/09/25 檢舉 我要評論

老舊吹風機轟轟作響,吹著頭髮的筱倩,仍聽見母親拉開嗓子說了什麼,那些話像這老舊吹風機發出一股燒焦味。

筱倩關上吹風機,用沈默回應了母親。

更年期後的母親不知道是哪來的煩躁,氣急敗壞地對筱倩吼著:「我讓妳讀那麼多書,妳變得了不起啊,我說的話都當廢話……」

筱倩深深地嘆一口氣,盯住母親的臉看,不想放過母親臉部表情變化,她困惑地問母親:「媽,您為什麼覺得我一定要結婚才會好命?您結婚了,您覺得自己有沒有很好命?」

母親雙手插腰,不容質疑地口吻,高分貝地說:「我的女兒才不會這麼倒楣!」

筱倩往床上一躺,無意繼續這個話題,她覺得母親很難溝通,更覺得現實是女人為難女人。

年過三十七歲的筱倩從不認為婚姻是女人唯一的選項。

這世代,什麼都很快速、多變,感情或婚姻更是投資風險最大的事。

筱倩二十五歲那年談了一場期限不到兩年的初戀之後,她實在不清楚自己為什麼過著和愛情無關的生活,日復一日地上下班,

休假就補眠或跑步,偶爾和幾個談得來的朋友一起聚餐、旅行,沒有什麼特別開心卻也沒什麼巨大悲傷的情緒,最重要的是她不覺得這樣的人生有什麼不好的地方。

人對生活沒有太多不滿意就不會意識到人生需要改變什麼,筱倩對她自己的安穩人生,沒有意願去冒險,更覺得女權時代來臨,女人對於自己的人生選項不該被父權思想、傳統觀念、親情壓力而綑綁。

筱倩認為女人可以決定自己想要的人生,可以有別於母親的命運臉譜。女人一生所能擁有的喜悅、苦惱,大約都是差不多的內容,

她不想要這樣的人生,好像終其一生都在用力成為好女兒、好妻子、好媳婦、好媽媽,還有熬成婆婆的時候。她覺得好可怕啊!

這些標籤到底是女人的故事,還是壓迫女性下的產物呢?筱倩覺得以前的女人無法經濟獨立自足,人生有時候迫於無奈,現實就是和金錢勾黏著,

婚姻是女人的堡壘,但是,如今,女性已具備謀生能力,在職場上的表現也不亞於男性,甚至年收入超過男性的比例漸漸提升,筱倩不懂母親為什麼還要期望她找到歸宿,結婚、生子。

說到生子這事,筱倩更是嗤之以鼻。

她的姊姊就是嫁給身為獨子的姐夫,打了多年的排卵針,為了完成身為妻子、媳婦的責任。

筱倩覺得女人的身體由自己作主,若是被角色、情感勒索,一昧地滿足他人的需求,卻承受著身心煎熬的日子,她不認為這是愛的付出,她認為是女人婚後必須妥協的事。

筱倩想為自己活著。這樣的筱倩或許被母親誤解為自私,被他人解讀為嫁不出去,但她很清楚自己不適合婚姻。

人生很多事情沒有答案,更沒有所謂正常或好壞的斷定,筱倩選擇勇敢、自由地與自己的幸福相遇。

未來的樣子,她不強求他人的認同,因為她認識真實的自己,不必太好也不必太聽話,還是可以過得快樂自信。

藥學畢,卻無法戒了寫作的癮,它是生活裡最溫柔的撫慰,也是人生裡最簡單的沉澱。

來自六年級,有自己戲劇化的故事,內心住著一個單純、浪漫的小女孩,所以,再辛苦的時候,都還相信著幸福的存在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